涉嫌医械采购腐败 多名院长接受调查

——

打印本文             

4月13日下午,浏阳市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去向牌上,所长廖登峰上午和下午的去向,均写着“外出”。

廖登峰是一周前被检察机关带走的。在此之前,当地1名医疗器械供应商和3名卫生院负责人已被检方控制。据了解,案情与医疗器械采购有关。

医疗器械采购,被认为是医疗系统腐败滋生的温床,在硬件设施大规模更新换代的现在,过去鲜有人问津的乡镇卫生院开始成为医疗器械业务员的“唐僧肉”。本报记者朱远祥长沙报道

4月13日,浏阳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局长陈文明证实,一起与医疗器械采购相关的案件嫌疑人员已被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从接受调查的人员构成看,这或许是基层卫生系统的一起腐败窝案。

清明前后多名基层院长接受调查

首先进入检方视野的,是浏阳洞阳镇卫生院副院长李良彪,接着是院长张良红和医疗器械供应商朱树仁。检方的动作显然产生了震慑效果,古港镇卫生院院长邓曙主动投案。随后,浏阳市卫生监督所所长廖登峰被反贪局控制。

当地知情人士介绍,上周,浏阳市荷花镇卫生院和淳口镇卫生院的3名负责人也曾配合检方调查。

4月13日,潇湘晨报记者来到已是漩涡中心的洞阳镇卫生院。一楼大厅的公示牌上,张良红、李良彪的照片仍然在列。

“这段时间他们都没在医院上班。”洞阳镇卫生院姓谭的保安队长透露。该院多名工作人员证实了李、张两人被查一事。

“是4月1号被检察院带走的,我们感觉很突然。”该院一名医生介绍,李良彪分管医疗器械的采购。

邓曙与洞阳镇卫生院也颇有渊源。三年前,他从这里调至古港镇卫生院工作。

“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,他还来了医院。”古港镇卫生院胡姓副院长介绍,直到4月7日检察院工作人员到医院调查,大伙才知道院长之前去了检察院,“洞阳医院那边出了事,把他也牵扯进来了。”

同学牵线供应商打造利益链

案件的发酵,始于李良彪。据与当地卫生系统关系密切的李明(化名)介绍,今年3月,李良彪与一名房地产开发商发生纠纷,之后被举报。

而随着朱树仁的“落马”,这起与采购医疗器械有关的案情逐渐清晰。

浏阳籍的朱树仁是长沙亿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老板。工商注册资料显示,长沙亿豪医疗器械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,注册资本100万元,法人代表是朱树仁。经营范围包括二类和三类医疗器械的销售。

虽然办公地点在开福区,但朱树仁显然不会忽视浏阳这块根据地。公司成立后,他很快打开了浏阳市场。

种种迹象表明,在朱树仁的市场扩张过程中,他的老同学、浏阳市卫生监督所所长廖登峰功不可没。

“他通过廖登峰穿针引线,结识了一些卫生院的院长。”李明从卫生系统获知,廖登峰在“帮忙”时,“肯定收了不少好处。”

廖登峰“出事”,已成为浏阳市卫生监督所敏感的话题。4月13日下午,潇湘晨报记者到此询问。“他有事去了,有一点点事。”综合科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谨慎地说。卫生监督科的一名工作人员则透露,廖登峰是被检察人员带走的,“走了一个星期。”

调查深入当地卫生系统引发连锁效应

医疗器械供应商牵出的案件,很快在浏阳卫生系统“炸了锅”。

因此案的多名嫌疑人是当地医疗机构“一把手”,这次“出事”,给单位正常工作不可避免 地带来波动。事发后,卫生行政部门已安排其他人员主持单位工作。而上周,浏阳市卫生局负责人在卫生系统会议上,也对此案进行了通报。“一些领导还分头到各 个卫生院去,主要是稳定人心。”李明透露。

对于邓曙卷入此案,古港镇卫生院一姓胡的副院长用“痛心”来形容。据其介绍,邓曙从洞阳调至古港的这三年,工作业绩不错。他分析,邓曙的问题,主要是在洞阳镇卫生院任院长期间发生的,“我们估计,我们这边的事情比较小,因为我们医院很规范,有什么事情我们都提醒他。”

李明在浏阳卫生系统有不少朋友。据他分析,“出事”的各名院长,应该是在采购医疗器械过程中,收取了回扣或其他贿赂,“这其实就是一个潜规则。”

该案由浏阳市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负责侦办。4月13日下午,该院党组成员、反贪局局长陈文明介绍,相关嫌疑人员已刑拘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,“到现在才十多天呢。”

[声音]

基层医院老院长:

医院采购乱象增加患者开支

何超(化名)曾在湖南基层卫生院任院长多年,目前已退居二线。他认为,一些医院采购器械的确存在“潜规则”,“医院领导或者负责采购的部门可能收取回扣。”

何超透露,这些年,基层卫生院的医疗设备不断增加,X光机、彩超等大型设备逐渐具备。而在销售器械过程中,寻求价格差和利润空间,成为供应商提供回扣的动机。

何超介绍,许多公办医院在改革之前,要么自负盈亏,要么得完成创收任务。大量医疗器械高价采购,势必增加医疗成本,这又可能间接影响患者的就医开支。

“个别胆子大的,可能会悄悄增加收费标准。有的会增加住院比例和各种检查的次数。”何超介绍,不少医院将创收任务下达到科室,科室又分到医生。而医生完成任务的情况,与其每月的绩效工资和年终奖金挂钩。

揭秘采购利益链

回扣一层接一层代理商专盯医院正副院长

目前,部分医疗器械实行政府集中采购,一般由医院采购领导小组向政府提出采购建议。广东韶关检察机关曾发布《关于全市医疗领域职务犯罪案件的专题调研报告》透露,从招投标前、中标后、汇款时再到供药环节,医务人员与医药代表极易产生权钱交易。

回扣多少

开路费+感谢费+好处费,医疗器械回扣可达20%-30%

报告显示,医药或者医疗器械代理商通过“开路费”打通招标前各项环节,得到医院透露投标的采购底价和参数信息,事成之后,中标单位会给予关照过的领导“感谢费”。

个别医药代表在供给医院药品或医疗器械后,为尽早结算回款,会给医务人员回扣,以换取其批准结算药款。这即是回款时的“好处费”。

此外,涉案医药代表在与医院签订供药合同期间,还会通过统计临床医生开出的药方并给予回扣,从而获取更多销售利润。

无论是何种名义的回扣,实则是按采购总额一定比例所给予的贿赂。从调研的案例来看,一般药品“回扣”为10%-15%,医疗器械可达20%-30%。

谁易中标

正副院长+药剂和财务部门正副主任成重点拉拢对象

医疗卫生机构在医药方面既是买方又是卖方,较容易受到贿赂犯罪行为的腐蚀侵害。

报告显示,职务犯罪具有较明显的岗位特性。据统计,韶关检察机关在过去5年里,共查处多家医疗卫生机构的正副院长、药剂和财务部门的正副主任21人,占案件总人数的67.7%,这些人掌握了医药采购的建议权、选择权和财务审批权,成为了行贿人重点拉拢腐蚀的对象。

监督缺位

采购领导小组形同虚设,医药采购成监管空缺地带

在大部分发案的医院里,无论是提出采购建议还是选择药品,往往具有最终决定权的仍是医院负责人或药剂部门负责人,因而给贿赂双方留下了权钱交易的空间。

此外,在个别规模小、科室少的发案医院,医师专家人员少,加之行政管理体系并行的原因,造成了药事管理委员会(组)、采购领导小组形同虚设,无法发挥真正的权力监督作用。

目前,医药采购虽要经过政府采购审批和卫生行政部门备案的程序,但这种后置程序难以发现和制止交易活动当中的贿赂行为。根据行政设置,医院由卫生行政部门管理,医药公司由药品监督部门管理,而医药采购活动作为医院和医药公司的结合点,成为监管的空缺地带。据南方日报

亮剑医疗腐败

卫计委三年巡查41家大医院医药销售贿赂成重点

2014年,全国有20多名医院院长被纪委调查或已进入司法程序。海南、安徽、四川、 江西等地也查处了一批医疗卫生系统的腐败窝案,赣州医药购销领域腐败窝案更是牵扯出70多人。2015年医疗领域严查违纪违法的力度只增不减。2015年 1月,中央纪委公布的卫生计生系统违纪案例有58起。

新一轮的医疗领域改革已经开始:《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》出台,提出了带量采购、双信封招投标方式等,破解医药购销领域腐败问题。

此外,国家卫计委还决定自2015年起开展为期三年的巡查活动,对象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、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等41家大医院,目的就是发现解决大型医院的深层次问题。

巡查重点包括深入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。医院内部的审计制度实施情况、医院成本核算与控制制度的实施也在巡查范围内。 


产品中心

湖北恒丰医疗制药设备有限公司(即黄石市恒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)是专业生产制造以符合GMP要求的制药设备、实验理化设备厂家。公司主要产品有:废水灭活系统、干热灭菌箱、细胞培养转瓶机、全自动CIP、SIP等。公司已通过ISO9001:2015国际质量体系认证。联系电话:0714-6553488

——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2017-2020湖北恒丰医疗制药设备有限公司(原黄石市恒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)  鄂公网安备 42028102000055号鄂公网安备 42028102000055号   鄂ICP备15003379号-1    Rss